碟调网>追踪>正文

此人整死岳飞,被秦桧不容,死后得一谥号“忠靖”

2017-02-07 19:30:19 碟调网 分享

  关于岳飞之死,T君之前分享过一篇文章:

  岳飞被捕后拒不认罪,小狱卒说了一番话,他立刻签字画押|淘宋朝

  这篇文章从岳飞的行为解释了宋高宗为何一定要置他于死地。岳飞的死很明显是一场冤案,然而这场冤案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我们这次可以从一个小人物说起。

  在民间,万俟卨(MòqíXi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单凭陷害岳飞这一点,就可以将他永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只是,历史的真相永远不像传说中那么简单,历史人物也很难仅仅用忠奸来衡量。

  表面看来,万俟卨参与陷害岳飞的原因很简单。早先岳飞曾经担任荆湖地区军政长官,万俟卨是当地司法长官,岳飞算是万俟卨的上级。共事期间,岳飞对万俟卨不够礼貌,于是万俟卨怀恨在心。之后,遇上秦桧搜罗罪名要扳倒岳飞,万俟卨就与秦桧一拍即合,联手出击。

  岳飞对万俟卨不够礼貌应该是事实。岳飞为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岳飞的几任领导就觉得岳飞恃才傲物,不把长官放在眼里。岳飞对领导尚且如此耿直,对下属万俟卨的态度可以想见。

  只是,仅仅因为岳飞对他不够礼貌,万俟卨就要把岳飞往死里整吗?

  一

  万俟卨是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年)的进士,其后一直在地方教育部门为官。北宋灭亡时,他在太学担任讲师。他亲身经历了一个王朝由强大繁盛到支离破碎的全过程。

  金军将徽、钦二帝掳走之后,频繁发兵南下,擒拿高宗。高宗急忙下达勤王诏令。然而,全国多数地方毫无反应。将领们拥兵自重,称霸一方;民间则流寇四起,占山为王者数不胜数。高宗直接掌握的兵马不过数千,根本无力抵抗金军追击,他只能一逃再逃。

  在逃难过程中,高宗下了一道命令:只要各方势力尊奉朝廷,朝廷就允许他们自行征兵,收缴钱粮。于是,消失了一百多年的藩镇势力再度合法地出现。此后一二十年间,在大江南北各大战场上活跃着许多部队,他们除了叫“宋军”,都还有各自的别名,比如“韩家军”“岳家军”等。这些军队名义上属于大宋朝廷,实际上是各大将领的私人武装,其内部官员升降,大都是主帅说了算,朝廷很难插手。

  当朝廷孱弱、皇帝无兵权时,天下动荡势所必然。

  建炎二年(1128年),也就是高宗称帝的第三年,万俟卨出任枢密院编修官。这是一个类似秘书的工作,负责对来往公文进行抄录、整理。在这个岗位上,万俟卨亲眼目睹了南宋王朝的千疮百孔,亲眼见证了各地将领的嚣张跋扈:但凡地方呈报来的公文,无一不是向朝廷要官要粮。其实,当时除了江南部分州县还能够正常收取赋税外,多数地方的赋税已经被各地将领截留。为了省出军费,高宗节衣缩食,常年一顿饭只吃一个菜。

  就在这一年,万俟卨向朝廷呈交了一份奏折,首次提出了抑制武将势力的主张,对象正是大将刘光世。

  刘光世在徽宗时代就是统兵大将,更是高宗朝第一个被封为节度使的大将。他为人怯懦,治军不严。朝廷调派他往前线,他也经常阳奉阴违,拒不出战。即便勉强出战,他也常常坐守后方,以便第一时间逃跑。因他肆意招揽流民,手下有大军数十万,高宗虽有不满,但还是给刘光世加官晋爵。而刘光世竟然上奏朝廷,要求把舒州、蕲州等五个州划给他管辖,由他来选派官员、收缴赋税、训练军队,以便拱卫朝廷。

  接到奏折,高宗沉默了:刘光世此举无异于宣布五个州就是他的私人王国。大臣们出于各种利害关系,大多选择了沉默。最后还是小小的枢密院编修官万俟卨上书高宗,驳斥刘光世:“刘光世想要以五州作为他的根据地,然后侵占附近州县以壮大势力,效法唐末五代藩镇割据。此举对朝廷危害极大,希望陛下万万不要答应。”虽然刘光世未必真有造反之心,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从源头上防止藩镇割据的死灰复燃,才是最佳办法。

  然而此时的高宗苦于没有消除藩镇割据的实力,还是把五州之地划给了刘光世。不过,万俟卨这个名字也从此走进高宗心中。

  二

  此后十余年,在高宗的苦心经营下,南宋终于在江南站稳脚跟。金军的几度进攻都被宋军击溃,实力大损,不得不谋求和谈。与此同时,高宗也把削夺武将兵权提到了议程上。

  绍兴十一年(1141年),高宗把韩世忠、张俊、岳飞等三大将(刘光世已于1137年因病被罢去兵权)调离防区,到朝廷出任枢密使、枢密副使。

  只是,削夺武将兵权绝非如此简单就可了事。三大将虽然不在地方,但其人脉、影响仍在。高宗一方面提拔三大军区的副将,让他们独立成军,分化瓦解三大将的军队;一方面交代秦桧,搜罗材料,整治三大将。

  身为“中兴四将”之首,岳飞的战绩和影响力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因此在高宗和秦桧的授意下,谏院长官万俟卨带头弹劾岳飞,列举了岳飞的两大罪状:

  其一,不听朝廷号令。当年春天,金兵南侵,朝廷调岳飞前往阻截。但岳飞接到诏令后没有及时出征,而是作壁上观。许久之后,岳飞来到了前线,又在没有请示朝廷的情况下,随即撤离了防区。幸亏各路将帅拼死作战,否则危害无法预计。

  其二,岳飞有动摇军心之罪。岳飞在驻守两淮地区时曾经告诉部下,山阳县一带根本守不住,致使士气低落,民心动摇。为此,万俟卨建议罢黜岳飞枢密副使的职务,以正朝廷法纪。

  岳飞曾提出抗诉,说迟疑出兵是他认为等待金军集结后再出兵更好,擅自撤离是因为他认为当地无险可守。虽然岳飞行事自有他的道理,但是万俟卨弹劾的“岳飞不听号令、擅自行动”也是事实。

  这就是万俟卨参与陷害岳飞的真正原因。他一直坚定地认为:武将跋扈是置国家于险境的重要因素;唯有效法祖宗、崇文抑武,才是南宋朝廷长治久安之道。

  当时弹劾岳飞的人很多。宋朝中央的纪检机构除了谏院,还有御史台,其长官御史中丞就带领御史弹劾岳飞。他提出的罪名更可怕:按照岳飞此前的表现,违背诏令、动摇军心这种事情不应当发生。一定是因为岳飞被削夺兵权后心怀怨恨,对朝廷、对皇帝的忠诚有所衰减的缘故。御史中丞还提出,有官员亲耳听到岳飞慨叹:“当年就有某宰相让我来当这枢密副使一职,我还不愿意当呢。”如此妄自尊大、肆无忌惮之辈,难道不应该严厉处罚吗?

  御史中丞说,岳飞的危害极大,若是很多人效法岳飞,那天下局势堪忧—到那时,即便是杀了岳飞也没用!

  在谏院和御史台的通力合作下,朝廷舆论一边倒,要求严惩岳飞,于是岳飞被罢黜枢密使的职务,接受专案组调查。

  不过,在调查过程中,事情在悄悄发生变化—岳飞的罪名在不断地变大,由失职变成了谋逆,一场合法的审讯变成了彻头彻尾的陷害。

  案件最开始是由御史中丞主持的。御史中丞认为岳飞有失职,无谋逆。高宗大怒,钦点万俟卨出任御史中丞,继续主持审讯。最终,岳飞被定性为谋逆,继而被赐死。

  与其说是秦桧、万俟卨害死了岳飞,不如说是高宗对武将的恐惧害死了岳飞。

  当然,万俟卨可以选择辞官、不参与陷害忠良,但是他没有。他的罪过自然无可辩驳,只是,他之所以做了刽子手,并非完全因为他贪图权势。从某种程度上说,万俟卨坚信唯有通过和议,才能带给南宋朝廷太平安定。

  为此,他要把所有阻碍和议者全部清除。

  在岳飞案中,文武百官绝大多数选择了沉默,因为大家都明白幕后的操纵者就是高宗。御史台的部分官员提出,岳飞有罪,但罪不至死。唯独齐安郡王公开上书,为岳飞鸣冤叫屈。

  万俟卨立刻跳出来弹劾郡王,罪名是“贪残险忍,朋比奸邪”。

  这个齐安郡王是高宗的堂叔。此人不单才学出众,且“少有大志”,早在徽宗朝就担任大宗正,在皇族中威望极高。靖康之变后,身为徽宗第九子的赵构想要即位,可是,徽、钦二帝都被掳走,哪里来的传位诏书呢?就是这位堂叔想出办法,尊奉被废黜的宋哲宗的孟皇后为皇太后,然后由孟太后代表赵宋皇族,下达了传位诏令。所以,即位不久,高宗就晋封堂叔为郡王。

  齐安郡王并不安于当一个闲散王爷。面对国家危难,他积极参与政务,并和士大夫广泛结交,主战派领袖李纲等两人都因为他的推荐而当上了宰相。他还和朝廷许多大将多有往来。在奉命到前线犒军时,他亲眼目睹了岳家军是如何纪律严明,岳飞是如何赤心报国。从此,两人多有书信往来,关系密切。听闻岳飞要被赐死,齐安郡王再也按捺不住,上书救援。

  但是,齐安郡王没有想到,他的这些行为在高宗看来,件件都是不可原谅的大罪。

  万俟卨深知高宗的心理。他提出,按照宋朝祖制,宗室子弟不得结交朝廷大臣。可是,齐安郡王完全无视朝廷法度,其家中每天宾客盈门,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没有一天不诽谤朝政,肆意抹黑和议的国策。齐安郡王如此,自然是借反对宋金和议的幌子,聚集主战派势力,意图篡位登基。

  接到这份弹劾的奏章,高宗非常满意。自从他即位后,赵宋皇族不少人始终心怀不满,甚至发生了数起拥立其他宗室当皇帝的事情。严惩齐安郡王,可以起到敲山震虎、杀鸡儆猴的功效。

  不久,齐安郡王被流放到地方,从此远离朝廷,最后寂寞地死去。

  高宗借岳飞的头颅完成了对武将兵权的削夺,从此南宋王朝再也没有发生过武将拥兵自重、不听朝廷号令的事情。当然,作为代价,南宋的主战派力量被大大削弱,从此再也没有击溃金军、收复中原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万俟卨起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三

  在成功扳倒岳飞和齐安郡王之后,万俟卨顺利升迁为参知政事,进入宰执行列。

  为了平息反对的声音、证明和议的正确,万俟卨上奏高宗,恳请推行一项新政策:朝廷可以命令户部统计一份材料,把各地在和议前与和议后所需要的军费一一列明。毫无疑问,军费开支比以前必定大大减少,和议的好处自然不言而喻。然后,朝廷可以将节余的军费存入御前激赏库,作为军队储备金,严禁挪用;以后若是发生水旱灾情或者金国背盟,这储备金都可以发挥大用处。高宗大喜,立刻实施。

  与金国交战20年,边疆各地州县残破,饿殍遍野。即便在最为富庶的江淮地区,老百姓也因为各种苛捐杂税而痛苦不堪。其实,在大乱之后,渴望和议的不仅仅是高宗、秦桧和万俟卨,更有无数在崩溃边缘的江南百姓。而在宋金和好后的数十年,南宋的国计民生得以迅速恢复。

  万俟卨担任参知政事的时间并不长,除去出使金国的时间,实际在京办公不到半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万俟卨不阿附秦桧。

  从金国回归后,秦桧找到万俟卨,让他在朝会时将“金国皇帝对促成和议的秦桧赞不绝口”的虚假报告当众呈交给高宗,借以增加自己在朝堂的分量。没料到,万俟卨拒绝了。

  当初岳飞的罪名也是莫须有的,万俟卨非常配合,因为下命令的是高宗。万俟卨可以说是高宗的走狗,但并非秦桧的走狗。万俟卨可以胡乱咬人,前提是那人是威胁到朝廷、威胁到皇权的人。秦桧不是高宗,万俟卨自然置之不理。

  后来,朝廷要进行人员调整,秦桧按照和自己关系好坏来调整官员岗位,又将名单转交给万俟卨,让他签名。万俟卨再次拒绝了,理由是这个级别官员的调整必须经过皇帝认可,他没有听到皇帝同意此事。秦桧听说后怒不可遏。

  不久,新任御史台、谏院的两位长官对万俟卨提出弹劾案,罪名是贪污受贿。高宗不接受奏章,万俟卨却主动提出了辞职。高宗多次挽留,万俟卨坚持辞官。高宗明白,这是秦桧在整万俟卨。但是,和议是高宗和秦桧一力促成的,维护秦桧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维护高宗。高宗希望朝中有挟制秦桧的力量,但是又不想伤及秦桧的根本,最终只好牺牲万俟卨。

  于是,告别之日,高宗对万俟卨嘘寒问暖,非常关照,让万俟卨以宰执级别出任地方官员。消息传到秦桧耳中,秦桧大怒,再度唆使官员弹劾万俟卨。后来,高宗只能将万俟卨降级,调任江州看管道观去了。

  经过万俟卨这次教训,秦桧选择副手时,必定选择那些毫无名声、性情柔顺易于控制的人。此后十余年,朝廷宰执议事时,再没有一个人敢反对秦桧。

  若万俟卨当初肯低头,以他在和议中的贡献,余生便有享受不尽的富贵。可是,他宁愿选择辞官,并且一去就是十余年,可见他并非贪恋权势、一心求富贵而不问是非、不讲原则的人。

  四

  万俟卨的是非标准是什么呢?朝廷和皇权。所以他一生主张崇文抑武,是推行和议的死忠分子,他又一生维护皇权,是高宗的忠实走狗。

  绍兴二十五年,秦桧去世。之后,不少官员上书弹劾秦桧,列举他贪污受贿、弄权谋私的种种劣迹。高宗也曾经表示,秦桧犯下不少大错。一时间,朝廷上下各种传言风起。很多人都认为主战派领袖张浚会出任宰相。张浚本人也激动万分,一面上书高宗表忠心,一面四处活动,聚集力量。

  让百官大跌眼镜的是,最后出任宰相的,不是张浚,而是闲居地方多年的万俟卨与沈该。

  在沈该回到京城时,高宗召见他,询问道:“秦桧当初为何那么猜忌你呢?”沈该说:“臣当初本是秦桧推荐,彼此关系不错。但等到臣成为侍从官,蒙受圣恩之后,秦桧就开始有些猜忌了。”

  高宗听后大笑说:“正是如此。”几天后,沈该和万俟卨联名上奏朝廷,表示此前宰执班子中都是秦桧一人说了算,从今以后,中书省将一改以往风气,彼此精诚合作,共同搞好各项事务。

  两人是在向高宗表态,宰相专权的事情不会再有了。高宗自然对此非常满意。

  最开始,一些人对万俟卨与沈该的回归还抱有很大的期望:这两人备受秦桧打压,自然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可是,他们都失望了。万俟卨与沈该除了没有专权外,朝廷的各项政策,尤其是与金国盟好一事,都毫无变更。

  万俟卨与沈该的经历各有不同,但有几个共同点:他们都曾经被秦桧排挤,都是主和派出身,最重要的是,都尊崇皇权。

  很多人觉得,和议是秦桧蒙骗高宗才产生的错误决策。其实他们不知道,或者说他们不愿意知道,高宗才是和议的最终决策人,秦桧只不过是高宗的代言人而已。秦桧死后,高宗可以在某些细节问题上对秦桧的错误予以纠正,但绝不会在和议国策上做出更改。因为全面否定秦桧就等于否定高宗。于是,立主和议而尊崇皇权的万俟卨与沈该登上相位,也就不难理解了。

  面对如此局面,主战派官员大为失望。这些人聚集在张浚的门下,对朝局多有非议。张浚更把二人拜相看成对自己的羞辱,他上书高宗,直言如今的朝廷安于宴乐,不思进取,“失贤才不用,政事不修,形势不立”,大乱将至而不自知,尤其是沈该和万俟卨毫无才干却出任宰相,更是不符合天下民心。张浚提出,当下之计,朝廷应当精心准备,主动出击,以改变屈辱偏安的窘境。

  万俟卨看到奏章自然大为不满。他找到一班御史,仿佛闲聊一般说出自己的意见:如今金国和宋朝盟好多年,没有挑衅迹象;张浚却说就在这一两年间大祸就会到来,明显是危言耸听,破坏两国大好和平局面。

  御史都是聪明人,随即就有人上书高宗,弹劾张浚危言耸听,蛊惑生事。结果,高宗下令,让张浚回老家为母亲服丧,没有朝廷诏令不得离开。

  万俟卨一共当了不到一年宰相,在74岁时寿终正寝。高宗非常悲痛,赐他“忠靖”谥号。依照谥法,推贤尽诚曰忠,宽乐令终曰靖,也就是说,在高宗心中,万俟卨是一个能够举荐贤才、对国家竭尽忠诚的人,是一个为人宽厚、最终得享美名的人。

  从宋高宗的立场看,万俟卨是一个堪称完美的忠臣;从主战派的立场看,万俟卨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奸臣。历史的诡谲,莫过于此。

  万俟卨塑像,为后人所唾弃

编辑:琪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