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调网>焦点>正文

【课堂】过完年 怎样重回原本的跑步训练节奏

2017-02-08 19:02:38 碟调网 分享

  如果没有离开训练的节奏的话,就没有‘重回’的必要了。所以在这一篇文章中我们想先讨论几个重要的问题,厘清这几个问题之后这个问题就不会再是个问题了。

  大部分跑者会在春节期间中断一段时间的训练,并且由于春节期间的饮食和作息等原因(熬夜、饮酒、长胖、不运动),导致身体状态和运动能力下降。春节后怎么样重新回到训练中(可能要重点克服身体和心理上的惰性),并且很多跑者要应对3月和4月即将到来的比赛?

  针对这个问题,我的观点会放在‘重回’这两个字上。如果没有离开训练的节奏的话,就没有‘重回’的必要了。所以在这一篇文章中我想先讨论几个重要的问题,厘清这几个问题之后这个问题就不会再是个问题了。

  因为人类也是动物,我们先从动物在面对威胁时的两种处理方式来思考:其一,勇于对抗敌人或恶劣的环境;其二,逃避正面冲突或是逃离险恶的环境,寻找比较适合生存与繁衍后代的居所。这两类面对压力与冲突的方式统称为‘战逃反应’。战与逃这两种能力都是求生的重要手段,所以都很重要。

  在竞技运动中,像跑步这种耐力运动与其他运动最大的差别在于:球类或拳击这一类有对手的运动则强调‘战’,在赛场上不能有‘逃’的心情,必须勇敢面对对手,在球场上若无法‘战胜’,结果就是‘战败’。但跑步这种竞赛很不一样,它是在磨炼‘逃’的能力。生活在现代社会,我们已经没有天敌需要逃跑,但我们会喜欢跑步还是因为想‘逃’,一种为了逃离工作与生活中的许多责任、规则、枷锁的手段,而最终的目的是‘逃向自由’。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康德对自由的定义非常严格。他先提出‘不自由’是一种顺从‘他律’的行为。‘他律’(heteronomy)一词是康德所创,意思是‘他者所定的法律’,他者包括自己理性以外的所有律令,他者包括其他人、其他团体、社会/文化体制、自然环境与自己的欲望。

  在这样的定义下,一心为了上颁奖台与想着破PB的跑者,都算是没有自由的。因为当我们做一件事只是为了满足特定的目标时,就是被‘他律’带着走。什么样的行事算是出于‘他律’呢?像是寻求他人的认同、为了怕被他人批评或讨厌而努力、追求外在给予的目标都是根据他律在行动。当顺着他律而努力时,人就成了追求目标的工具,失去了主体性,因此也失去了自由。

  康德提出‘他律’的对立概念是‘自律’(autonomy)。做这件事是自己决定的,而且做这件事本身就是目的,不是为了寻求他人或社会的认同。依‘自律’而行的人,不再是用来追求外在目的之工具。人的‘尊严’正是来自这种自律能力。这种能力标示了人与其他动物之别。康德所定义的这种如此严苛的自由,只有‘人’才能获得。因为康德认为自由是跟理性绑在一起的。唯有透过理性才能不被天生的欲望与外在的目标给绑架;唯有透过理性才能自定义法律,而不是按照天性或社会习俗的指挥。得奖上台与破PB的目标也是从跑圈里学来的他律,唯有回到跑步本身才能不被他律牵着鼻子走。

  当我们出门跑步就只是为了跑步,跑步本身就是目的时,我们在跑步当下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对于我们这群业余跑者来说,绝对不能忘记‘为了自由而跑’的初衷。

  你一开始跑步就是为了比赛或成绩而训练吗?

  回想我们一开始跑步的初衷,其实不是减肥、健康、在微信上晒跑步照片或是为了完成第一场路跑赛这种表面上的理由,我们是为了逃离生活中的压力,逃向自由而跑的。如果我们又被比赛或成绩这种他律所束缚,跑步又会变成另一种不自由的负担。

  虽然春节时没有了工作压力,但还是必须跟许多亲朋好友相处。依康德的定义,在与人相处时势必要满足社会中各种约定俗成的社交法则,这些法则属于他律,在他律底下人的精神就是不自由的。所以人在‘孤独’时最容易感到精神上的自由。

  在春节期间,除了睡眠时几乎没有时间独处。所以我会建议在一大清早,趁家人都还没起床时出门,在自己的家乡独跑,这时可以怀想童年时光,反省一年来的自己,或是筹划未来……这会是一段特别自由的时光。

  别忘记,你我都是为了自由而跑,所以更是要好好利用春节的时光享受自由的滋味,这种滋味跟工作之余逃向自由不同,这是在家乡才能品尝到的自由。梭罗在《湖滨散记》有一段话是这么说的:‘这是一个恬静的黄昏,我全身的感官浑然为一,难以名状的欢欣浸润了每一个毛孔。我以一种奇怪的自由在自然中来去自如,彷佛成了她的一部分。’春节的早晨,是我们自由地在家乡来去自如,成为家乡一部分的好机会。

  变强是一种适应的过程。我们必须给身体刺激,等它过了一段适应期之后,变强才会发生。所以教练在安排课表时必须依着‘刺激→适应→变强’这样的规律训练四到六周,接着再修改课表,提供‘新的刺激→新的适应期→才会变得更强’。这是周期化训练的基本流程,其中的关键在于‘规律’两字,一定要在同一份课表的逻辑下相近且逐步加重训练量而且规律训练一段时间之后,变强的机制才会发生。

  所以‘训练’是一种跨出舒适圈的行动。跑者们藉由跑步这种行为,离开舒服的沙发或温暖的家,跨到‘不舒服’的强度与环境中,藉由这样的刺激,使身体适应,然后变强!

  春节时工作的压力突然消失,回到温暖的家乡,因为太过舒服了,所以人的意志很容易松懈下来。这也不是坏事,人本来就需要放松,但我认为这不是中断跑步训练的理由,因为适度地‘轻松跑’或‘减量跑’,反而能让身体与心灵都更加健全地放松。若完全顺着人的基本欲求大吃大喝、睡懒觉、完全停止训练,不但不健康,而且会跟康德说的一样被‘他律’牵着鼻子走,失去自由。不自由的人并无法体会到真正的幸福感。

  唯有自律才能获得自由、唯有自由才能感受到幸福。在春节期间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早起晨跑。晨跑不是为了比赛或训练,而是为了感受到家乡独特的自由滋味。

  二〇〇六年刚投入铁人三项训练时,我的教练Benjamine Rush一再提醒训练的原则是‘One day hard, one day easy’,这是各个领域皆通用的变强哲学,我的诠释是:想变强一定要吃苦,而这种苦一定要是‘自找的’,不能被人逼着做,自找苦吃的行为即是‘自律’的展现,但人如果一直吃苦,身心都会受不了,一定要休息。所以Ben也常提醒我‘休息,是训练的一部分’。春节是中国传统习俗一直留传下来的‘休息期’,人要变强,一定要休息。但休息不是‘完全顺从你的渴望’,那会让人失去自由;休息是像坐禅一样,透过‘自律’的行为求得自由自在的心情。透过轻松跑、减量跑、秒数不长的快步跑或是趟数不多的间歇跑,都可以让人体会到自由。

  春节期间的训练不用设定目标,不用管数据,也不用跟其他跑者比较,更不用在微信上晒照片,只要在练跑的过程中用心感受自由、家乡的景致以及家人就在身边的幸福感。如果能这么做的话,不只能更有朝气地回到工作岗位,也会更有勇气地面对舒适圈以外的‘HARD’课表。(爱燃烧 徐国锋)

编辑:琪琪